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子女留学,中國父母的焦虑病毒

吴迪:中國留学市场的“碎钞机”主力军是中学生,父母大多70后,有留学经验的很少。他们为何焦虑留学?

张翠华(化名)在听众席里忍不住举手示意,对我说:“我想说几句。也许你们不相信,我跟我儿子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从陕西一个县城来上海的,就为了听你的‘海归恳谈会’。本来我一晚上一晚上地睡不着,焦虑啊!”

这是上海市中心的一栋商务楼,我借了朋友的舞蹈房做《海归VS中学生恳谈会》,不远处是上海繁华的标志之一IAPM环贸广场。

1999年7月16日,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款款走上英文版《ASIA WEEK》(亚洲周刊)封面,配以《YOU CAN GO HOME AGAIN》作为封面文章,采访了几个RETURNEE(海归),并对这一回归潮表示乐观。我是被采访的对象之一,还有一张照片。那时我已经回上海快三年了,任戴比尔斯钻石中心中國区公关经理。

2004年11月,我的龙凤胎出生。怀孕的时候我就跟老公商定了,孩子最晚本科要去美国念书。这个决定于我来说,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是对张翠华来说,就是非比寻常的决定了。

张翠华告诉我,在他们县城,送孩子出国留学是很少有人做的事情。因为她在央企中石化工作,平台较高,才会有此想法,但是留学的决定做得非常仓促,是觉得儿子陈力(化名)考不上理想大学后的被动选择。通过中介,陈力进了香港一所比较好进的大学,专业是法语和世界史。

我问陈力“为什么选这个专业?你喜欢吗?以后想做什么工作?”他茫然地摇头,都是中介选的。从陕西县城到香港,不习惯,学业压力大。张翠华隔三差五地电话,让他心烦。张翠华说:“我都愁死了,他现在读的这个专业以后能找到工作吗?要不要转学啊?工作不好怎么挣钱呢,没有钱怎么找对象结婚呢,婚房怎么办呢?我越想越着急,觉都睡不着!”她的这番话引起了恳谈会其他家长的侧目,一阵唏嘘声。

张翠华和陈力,不是我遇到的第一对焦虑的中國家长和学生。除了北上广深,中國二线、乃至三四线城市,都有家长把留学当作子女往上跃一个阶层的渠道,但是因为信息闭塞,或者被不良中介欺骗,他们的留学之路更加曲折。

James余(化名)在英国杜伦大学读三年级,他有一个赚钱的副业,辅导在英国读预科的中國学生英语、读本科的中國学生专业科目。我很惊讶,这些学生还需要你辅导?他说,是的,英国读书的挂科率是很高的。他来自江苏南通,他辅导的学生主要来自东三省、陕西等地。一开始他也很惊讶,这些地区学生的英语程度远低于北上广深和江浙。

如今留学市场上的“碎钞机”主力军是中学生,他们的父母大多是70后,有留学经验的很少(中國大面积的留学开始于80后这一代),对于留学的意义、留学的性价比等问题,充满了各种疑惑。跟我做心理咨询的家长中,就有在公立学校和双语学校来回折腾孩子的,在公立嫌太应试,去了双语嫌太宽松,价值观严重不稳定。基于此,我发起了“海归VS中学生恳谈会”,邀请从20几岁到50岁的海归,跟中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们谈谈留学的意义,未来要成为怎样的人。恳谈会的直播回看,可以在“造就APP”上看到。

六七月是留学申请最终出结果的时间,上海各个留学公众号都在盘点哪个双语学校国际学校今年“爬藤”成功的学生多,牛津爸哈佛妈的分享会一个接着一个。我跟朋友开玩笑说,我现在就准备好了牛妈发言稿,夸赞我自己是如何独具慧眼培养出了两个如此优秀的牛娃。中國一直有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逻辑,留学也一样,只要孩子最终没有入名校,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入了名校,我什么也没做都是对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杏彩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杏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