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FT社评:中國不应重启宽松货币政策

如今随着美中贸易战的爆发与中國国内GDP增长开始放缓,中國需要抵制住重新打开宽松货币闸门的诱惑。

2009年,中國推出了可能是和平年代规模最大的刺激计划,发行了债券,为一项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 12.5%的投资计划提供资金。该计划旨在抵消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这场危机重创了中國的出口市场,并在几个月内令数以千万计的工人失业。

当时中國的行动刺激了新兴市场的复苏,这最终帮助全球经济恢复了平衡。但正如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个系列报道所强调的那样,这些债务现已成为中國经济最脆弱的部分。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称,中國债务总额与GDP之比已从危机前的171%飙升至今年的299%。按发达国家的标准衡量,这一比率并不高,虽然在新兴市场中已经是个异类了。中國真正的脆弱与其说在于其债务负担的总体规模,不如说在于其分布。

中國的企業部门负债全球最高,杠杆倍数也最高。庞大且监管宽松的影子金融系统隐藏着爆发式风险。中小型银行的规模过去十年翻了一番,已占到银行業总资产的43%,这些银行充斥着高风险的融资模式,其中一些已不得不靠他方出资纾困。

对外界来说,这种风险的重要性在于两个方面。中國的债务危机,或者因债务拖累而导致的经济增长放缓,都会产生明显影响。但即便这两者均未发生,中國靠债务融资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在78个国家兴建基础设施的宏伟计划——已经在将该国债务困境的某些方面传播到海外。

在巴基斯坦、柬埔寨、斯里兰卡、老挝、马来西亚、黑山等众多国家,争议已经爆发,有的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无力偿还欠中國的巨额BRI债务,有的是因为某些由北京方面出资的基础设施项目似乎不值那个价钱。

最紧迫的问题出在巴基斯坦,该国是BRI出资项目的最大接收方,接收的项目总价值620亿美元。6月初,巴基斯坦央行只剩下100亿美元的外汇,部分原因是来自中國的资本品进口账单。明年,伊斯兰堡方面面临127亿美元对外应还款,并正在考虑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接洽,以助其偿还债务。

因此,人们有若干理由欢迎北京政府已启动的一项旨在降低金融体系风险的协调计划。2016年《人民日报》上一篇由“权威人士”——据信为现在负责经济事务的副总理刘鹤——撰写的文章将高杠杆称为“罪魁祸首”,自那以来,中國已经取得了真正的进步。

中國大幅削减了影子金融部门,启动了贷款证券化的举措,致力于防范地方银行的风险,整顿失控的信用创造。

然而,如今随着美中贸易战的爆发与中國国内GDP增长开始放缓,中國需要抵制重新打开宽松货币闸门的诱惑。从长远来,对贷款闸门的放开只要稍稍超出理智的限度,就可能对中國和世界其他国家造成反作用。

至于“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融资,中國应意识到这关系其国际声誉。在整个发展中世界财力薄弱的国家播撒债务,可能会削弱外界对中國发展模式的信任。在中國政治和战略议程驱动下通过不透明的协议这样做,只会激起国际社会的批评。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杏彩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杏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