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公益

Me Too运动与公益组织管理的个人化危机

周健:如何通过内部制度建设,建立风险控制机制,避免属于全社会的公益组织成为一个人的组织,这是必须解决的难题。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邓飞,你难道想用沉默来回应“性侵指控”?》。后来,杨锦麟先生在朋友圈转发时评论说:“周健这篇文章,邓飞会回应么?”我告诉杨锦麟,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让他回应,也不是为了批评那些“性侵者”,我只想给那些遭到伤害的女性一些温暖的鼓励。

沉默是个更大的雷

这个看似正确的回答后面,其实是对现实的无奈。

首先,在一个理性的社会,我们不能基于个案去“搞臭”某一个人,而是应该通过对个案的关注和公共讨论,去促进制度化的建设,以最大限度避免类似事情再发生。

其二,面对这些未经第三方证实的负面舆论信息,因为事涉公益机构的发起人或实际控制人,我们似乎找不到现成的办法来要求涉事公益组织出来及时澄清,消除对公益行業的负面影响,并按照相关法律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基本上,中國的民间公益组织和中國的民营企業一样,创办人在组织内部都是一言九鼎,少有人敢反对。如果出现负面事件,基本上会是下面的人“背锅”;如果负面事件涉及创办者或实际控制人,大多数情况下是以其利益为第一位,组织利益、行業发展和社会影响,统统都要为其个人利益靠边站。

在公益行業,公益组织的创办者或实际控制人往往会被过度拔高,被各种耀眼的光环所笼罩。同时,公益组织的财产又不是公益组织的创办者或实际控制人的财产,而是别人的,是社会捐赠的财产,和创办者或实际控制人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所以,当雷闯、冯永锋、邓飞被公开指控“性侵”时,我们看不到他们所在的组织出来发声,要求涉事者公开回应,澄清事实,消除负面影响,反而有不少亿友公益、自然大学、免费午餐的工作人员、志愿者及其个人粉丝,站出来讲涉事者为社会做过多少好事,帮助过多少乡村儿童免于饥饿、免于性侵,帮助过多少农村摆脱贫困等等。

其中,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当冯永锋被人指控涉嫌“强奸”之后,还有人站出来对指控者喊话:“那一年冯校长为你打官司到处筹款,你可记得!你伤了多少公益人的心,让环保界优秀领导人忍气吞声。”

除了表达涉事者作为公益“领袖”的委屈之外,这些人没有顾及那些站出来指控的女性所面临的压力,所遭受的伤害,所背负的痛苦,以及生活中挥不去的阴影。

Me Too运动在公益圈暴露出来的问题,让人最感无力的不是当事人的个人膨胀,而是这些“公益领袖”的拥趸们坍塌掉的追求社会公平公正的初心和底线,以及这些公益组织面对负面信息的沉默、对站出来指控者的冷漠等等。

这一切,最终导致的是社会公众对公益组织的失望,对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灰心,这一切对公益行業以及整个社会的伤害,远远大于几个“公益领袖”的“性丑闻”。

公益不是个人的“免死金牌”

社会声誉风险、财务管理风险、项目操作风险是公益组织运营中最重要的三块。在最近雷闯、冯永锋、邓飞、刘猛等公益组织领导人被公开指控“性侵”的事件,小而言之,暴露出来的是涉事的公益组织缺乏社会声誉风险的防范及应对机制;大而言之,是整个行業(包括捐赠方、筹款支持平台以及受益方)和政府监管部门,同样缺乏对行業社会声誉风险的防范和应对机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杏彩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杏彩娱乐